什么网络游戏最好玩 – 任天堂获《洛杉矶时报》盛赞:创造出一个不同的游戏世界

任天堂获《洛杉矶时报》盛赞:创造出一个不同的游戏世界

   作为日本游戏界的大佬,什么网络游戏最好玩 任天堂似乎总有自己特立独行的一面,近日美国发行量最大纸媒之一的《洛杉矶时报》在大众文化板块载文,文章认为任天堂在当今游戏市场越来越趋于高清、真实感的情况下反其道而行,仍产出大量优秀作品并在业内稳站一席之地,创造出了一个不同的游戏世界。什么网络游戏最好玩

   《马里奥赛车8》全球热卖,今天(6月30日)刚好距离其发售经过1个月(发售日:日版5月29日,欧美5月30日,英国5月31日)。洛杉矶时报的文章从《马里奥赛车8》开始,这款游戏虽为赛车类型作品,但奇妙的游戏方式和规则让玩家新鲜不已,玩家边竞速边互殴,激发竞争心的同时不失趣味。《马里奥赛车8》的发售大幅带动了任天堂旗下主机Wii U的销售,特别是在北美地区。游戏发售后一周的主机销量是前一周的4倍。统计数字显示,北美地区有18%的Wii U持有者购入了《马里奥赛车8》,方向盘同捆版的销量也非常不错。

图为《马里奥赛车8》发售首周和第二周的主机平台销量统计

   除《马里奥赛车8》之外,文章还提到了此前因同性角色婚姻问题而成为关注热点的3DSLL游戏《朋友聚会》。《朋友聚会》是一款构架在任天堂玩家在线体系上的开放世界观游戏。任天堂曾在游戏发售时表示:“《朋友聚会》并非是一个模拟现实社会的游戏,我们希望玩家与自己的好友互动后共同孕育一个平行世界,至于这个世界拥有怎样的社会则完全交给玩家自己去想象”。

   游戏新作《朋友聚会 新生活》中加入了“生育”系统,继前作的“恋爱、结婚”之后,应该说是顺理成章的系统推进。今年早些时候,一位住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男性玩家(任天堂粉)提问官方:“游戏内是否可以同性婚姻”。既然是非现实社会的模拟就不应该有任何限制,玩家自我主张的同时要求任天堂给游戏加入这样的设定。但5月7日时,任天堂官方回应这位玩家“无法加入这样的设定”,理由是这种设定有引导性,官方不会在游戏内加入给玩家暗示的设定。

对任天堂提出质疑的美国阿宅Tye Marini

   任天堂回应一出立刻受到了海外媒体的批评,特别是一些平时不怎么关注游戏市场的传统媒体也来凑热闹。美联社载文:“Nintendo says no to virtual equality in life game”,直译为:“任天堂为对假想空间中的平等说‘不’”。2天之后的5月9日,任天堂迫于压力公开道歉:“很抱歉让大家失望了”并撤回了当初的声明,不过仍然表示《朋友聚会 新生活》的北美版内已经无法加入同性婚姻设定,但:“会在游戏的续作中考虑加入同性婚姻系统”。事后,海外媒体依然对任天堂不依不饶以至于引发日本国内关注,有日媒发评论文章,评述:“美联社缺乏对日本色男文化历史的认知,日本自古即有男男文化”,文章还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位玩家所在的亚利桑那州曾颁布禁止同性婚姻的法案。

玩家用游戏素材制作的,岩田聪和宫本茂的LOVELOVE场景

   媒体上的一来一回,让《朋友聚会》在欧美媒体上的曝光率大大增加,游戏的英文版(Tomodachi Life)也陆续在今年的6月-7月于北美、欧洲和澳洲上市,此前的事件无疑成为最好的宣传。《朋友聚会》的第一作发售于2009年,用了3个月达成百万销量,目前累计销量367万张。第二作“新生活”发售于2013年4月,目前累计销量为185万张(数字只是日版销量)。

   类似《马里奥赛车8》、《朋友聚会》,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内列举了几款任天堂出品的,特别是对于欧美玩家来说几乎与现行其他厂家作品完全不同风格和玩法的游戏,并一一指出了它们不俗的销量。文章还特别提到了在今年E3上展出的《Code Name: S.T.E.A.M.》和《Splatoon》,在全是“写实、逼真、身临其境”噱头的新作漩涡中,任天堂这种“脑洞大开”的游戏作品令人瞩目。特别是新作《Splatoon》(国内有译为“喷射美少女”、“墨汁biubiubiu”),由《动物之森》小组开发的射击类游戏,游戏色彩鲜艳且反差巨大,角色可爱,游戏方式以喷射不同颜色液体到地面、墙壁和对方身上为目的,玩家还可以在属于自己的颜色中潜行,游戏爽快有趣不失策略性,带给了在现实生活中不能随意涂鸦的人们以满足感。

   在刚刚结束的今年E3游戏展上,任天堂开发情报本部长宫本茂先生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这样一段话:

   任天堂不想成为游戏市场中的一部分,我们想要的是属于自己的世界,让任天堂游戏成为独自的存在。

   在采访中,宫本先生阐述目前任天堂在新游戏开发上与他社所不同的方向与理念。他表示:“有玩家质疑,究竟是我个人不喜欢写实的故事,还是任天堂根本就做不了这一类游戏?现在有很多开发者都在力争做到真实,想要自己的游戏变得很酷。任天堂现在无法回答怎样才能算作是酷,但相反的,我们非常明白如何让玩家笑。让玩家笑和让玩家觉得很酷相比要简单很多。我们像漫才师(日本相声)一样考虑怎样才是最有趣的表现手法,让玩家觉得有一点点奇怪和滑稽便是有效方法之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